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南昌准分子激光和飞秒激光哪种比较好

2018-01-21 12:54:32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鲁武公姬敖

南昌准分子激光和飞秒激光哪种比较好,宜春怎样治疗青少年近视,抚州眼睛近视手术多少钱,抚州准分子激光矫正,景德镇怎样治疗近视,宜春做近视眼激光手术多少钱,抚州准分子和飞秒哪个好

  

  1分钟的时间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慢步70米,看完一篇500字的推送文章,APP上叫一次外卖……

  对于67岁的余杭人吴女士来说,1分钟意味着77次心跳,意味着她的“重生”又多了60秒。

  2012年6月12日,吴女士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,在这之前,她被肥厚性心肌病困扰了5年,饭吃不下,觉睡不着,光是病危通知书,医院就下了9封,她随时都会因为心脏疾病离开人世。

  直到5年前的6月12日,一位年轻小姑娘改变了吴女士的命运——在器官捐献并不那么被人熟知的五年前,小姑娘因为肿瘤离开人世,她的母亲决定捐献女儿的器官,吴女士接受的就是这位小姑娘的心脏。

  根据器官捐献的规定,受捐者和捐献双方是“双盲”的,他们互相不知道对方的信息,吴女士能掌握的所有信息,是心脏的原主人是一位年轻姑娘,每年清明节,吴女士都会为远在天边、又近在心里的姑娘祈祷,不过每一次,她都觉得这像是寄出一封信,对方能收到吗?她不确定。

  而这一次,她想用不一样的方法表达感谢——录下心脏跳动的声音,打印心电图,用声音和图像的形式,记录下这位小姑娘的另一种存在,再把它们送给小姑娘的家人,“你们能帮帮我吗?”操着一口浓重余杭口音的吴女士对浙江省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以及 钱江晚报记者说道。

  面对这样的请求,我们怎么可能会拒绝呢?

  上周日,浙大一院心胸外科举办第一次“心友会”,吴女士和另外10位接受换心手术的”病友们“一同到场。

  之所以在“病友们”这个词上打上引号,是因为这些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的换心人,现在完全过着健康人的生活——除了每天服用一次抗排异药物之外——有的结婚生子,有的考试升学,像吴女士这样的人,正和老伴享受着安祥的晚年生活。

  只是这颗不断跳动着的心脏,总让她在每次开怀大笑之后有一些不安,“我应该为她做点什么。”

  这个念头,早在5年前的6月13日就有了,那是心脏移植手术之后的第二天,吴女士睁开眼睛的时候,思维也慢慢控制住了她的大脑,“全身插满了管子,动都不能动。”

  对所有人来说,那都不是一个舒服的姿势,不过对于吴女士来说,那简直就是享受,毕竟在之前的5年里,她甚至都没法好好地躺在床上睡一个整觉。

  气急、发闷,这是吴女士的生活常态,她只能用坐着的方式抵抗胸膛里那一股怎么也消不去的邪气。

  而那个和她结婚40多年都没拌过嘴的老伴,在几年里瘦了50斤,他向吴女士隐瞒了每一次的病危通知。可自己身体的情况,吴女士最清楚不过了,“那段时间真是难熬啊。”吴女士甚至为自己准备好了寿衣,就等着生命的最后一天的到来。

  只有心脏移植,是吴女士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办法。

  2012年6月12日中午,吴女士和老伴徐大伯在家里吃午饭,吴女士吃一口歇一会儿,徐大伯也是眉头紧缩着,一点一点喂给她吃。

  饭吃到一半,徐大伯的手机响了,电话那头是浙大一院心胸外科的医生,“别吃饭了,赶紧过来,有人捐献了心脏,手术很快就可以做了。”

  “他电话还没打完,我就知道是好消息。”吴女士说,她看着笑容一下子铺满了老伴的整张脸,褶子里满是开心的味道。

  吴女士躺在手术室,小姑娘在隔壁。一堵墙,分隔两位素昧平生的人,也隔开了两个世界:一边要承受年轻生命离去的痛苦,另一边则期待着生命重现的奇迹。

  手术从晚上9点一直进行到第二天凌晨两点,那颗跳动着的鲜活的心脏,从一个躯体离去,点亮了另一个躯体。

  “没有感觉,什么感觉都没有。”吴女士说,当她从麻醉药效中清醒过来之后,她躺在病床上瞪着眼睛直盯着天花板,努力感受着胸膛的跳动,可她没有听到过去5年里那种沉重的拖沓感,她什么都没感受到,而这已经足够让她安心。

  吴女士能开口说话的时候,就催着家里人替她写一封感谢信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吴女士就打听起捐献者是谁了。

  根据规定,医生们不能透露这些信息,吴女士想着办法问其他医生,“昨天推到那个手术室的病人你看见过没有,是男的是女的?”

  老伴徐大伯也没闲着,他给浙江省红十字会拨了电话,“最近捐献器官的都是些什么人?有没有哪个人捐了心脏的?”

  经过各种渠道,他们能掌握的信息只有一个——对方是一个年轻姑娘。

  姑娘长得怎么样?吴女士自己在脑子里为她构建起了模样,“皮肤白白的,肯定很好看,因为她善良,心地好,肯定很好看的。”

  这次手术,在吴女士的胸前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疤痕,从胸部一直到肚脐眼上方,每次洗澡的时候,这条疤痕都在提醒着她正经历着第二次生命,“我不止是我一个人过生活,我也是替她过生活。”

  每年清明节,一大早,吴女士就和老伴到家旁边的寺庙里,求一帖《大悲咒》,点燃经书,边烧边在心里和小姑娘对话,“你在那边要平平安安啊,我在这里会替你健健康康活下去的。”

  手术后到今年,已经过了4个清明节,可吴女士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,“我不知道她的名字,不知道她长什么样,我的话她能不能收到啊?”未了,吴女士补充道,“就像你们寄快递,没有收件人,收不到的吧。”

  这一次,她找到浙江省红十字会和钱江晚报,希望用更特别的方式表达她的感情,“我也不能和她家里人见面,就用这颗心脏的声音和图像告诉他们吧,她们的女儿在我这里过得好好的。”

  上周日上午,在浙大一院,吴女士接受了心脏B超和心电图的检查,在做心脏B超时,吴女士带着浙江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手机,打开了录音功能,放在自己的左胸口,在20秒的时间里,她的心跳了40下,走出了心超室,她听了一遍重放,“好像跳得有点快。”她有些不好意思,“可能是有点紧张了,要送它回娘家了。”

  接着是心电图的检查,在出具的报告上显示着“正常心电图”,这让她又放心了,“说明没问题,我确实把它照顾得不错。”

  接下来,浙江省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,将把这段录音以及心电图转交到那位小姑娘的家人手里。

  “你还有什么想对她家里人说的吗?”钱江晚报记者问道。

  “谢谢你们生了这么伟大的女儿,做了这么伟大的决定。”吴女士说。

  本报记者张苗 本报通讯员 曹燕芳 王蕊 赵海格 徐鸿飞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